争胜负?比风範? ——陈美桂谈川端康成的《名人》

2020-06-16

争胜负?比风範? ——陈美桂谈川端康成的《名人》

文/陈蕙慧
本文原载于作者脸书,经同意后转载

美桂老师说她在刚任教北一女那几年间,由几位文坛朋友带去附近的书局,有次买到了名人这本书,当时为了怕受到打扰,她还躲进女厕一口气把整本书读完了。

我说:「这真是对一部作品的最高礼讚啊。」
(比捷运坐过站还猛,而我今夏最愉快的阅读经验是来回通勤的十几趟捷运中读完本书,并且坐过站三次)

我喜欢《名人》犹胜《雪国》或《伊豆的舞孃》或《古都》。

可能是主题(之一)并非男女之情的缘故。当然,在《名人》中,我还是深深地感受到爱情,但那是对名人的疼惜、对日本已经逐渐消逝的传统棋艺之美,涌现的惆怅。

名人是德川幕府为了提倡围棋的制度,只有技压群雄,德望服众才能获得此一称号,为终身制。

1938年本因坊名人秀哉体会到为因应新时代潮流的脚步,围棋制度应该改革,决意退休。

《名人》写的便是这位64岁末代名人与29岁的围棋七段大竹最后对弈的观战记,先在报上连载,十三年后才结集成书。

川端以压抑的笔法(毕竟是报导性质)写出对名人坚持着围棋是一种艺术表现,是一种道(或哲学)的景仰,也写出了对新世代不体恤、不谦抑,一心求胜的进取心感到不以为然。

每次我读到川端写秀哉只有四十公斤、个头矮小,但一坐在棋盘前,全心全意投入围棋的世界哩,犹如一位巨人,不禁会想:

这不是另一位川端吗?只要坐在书桌前开始写作,就是一尊大佛。
而这世道,美感、肌理,这些讲究怎幺就这样日渐式微了呢?

这是一部超越文类藩属的文学杰作,何况川端显得更加可亲,光这一点,读本书就值回票价。


▶︎▶︎▶︎免费订阅经典也青春 Podcast。名家领读,经典随身听!

上一篇:
下一篇:
扩展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