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什幺不想做检查 从创伤知情的观点来了解李政洋身心诊所

2020-05-22



不想做检查,是最近我常听到的一个描述。有的时候是理智上可以知道,这个检查对于后续的健康照护很重要,但是对于检查情境很紧张。也有的时候是,知道检查本身应该没有太大的风险,却发现自己莫名的焦虑害怕。

针对这样的情况,Carol Fogush,资深的纽约EMDR治疗师在讲述癌症检查、治疗过程利用EMDR协助时,给了我一些方向。整理成三个部分: 内在小孩、负向认知、未来正向影片
内在小孩 Carol分享一个治疗经验。一位医疗工作者在发现身体上有肿块后,从专业的角度知道需要进一步做检查,另一方面则莫名的很不想去检查。从这位女士的过去生活中,看到她从小被忽略。在治疗中发现她心里,仍有一个想要隐形的孩子,希望自己不会有任何需要麻烦别人帮忙的地方。另一方面,有个愤怒的内在小孩,对于从小没有人注意到她、没有人愿意提供帮助感到愤怒。
负向认知中可能的标的:当辨识出现有关于检查的负向认知,可以找看看,是否有与之相关的经验作为治疗目标。·      我不安全:可能与过去接受医疗的经验有关。·      是我自己胡思乱想: 过去有被贴标籤、被误解。·      我会孤单一个人死去:曾有被抛弃的经验。·      我疯了,没有人理解我的状况:害怕做检查,引起的解离与经验重现。·      我要死了,事情只会更糟、不会更好: 长期久病·       我失去了很多: 失落
未来正向影片认识了心里的内在小孩,处理了过去所造成的影响后,跨出诊间,我们要迈向未来的生活。为未来可能发生的类似情况做预备,我们可以做未来正向影片的练习。练习的方法,是请案主预想从现在开始的一年间,如何以比较正向的方式来应对原本困扰的情境。请案主注意在影片中会看到什幺。也可以延伸往2年、3年、4年。在影片中卡关的部分,可以再加上双侧刺激协助。
学习经验、克服困难许多诊友遇到的困难,不一定是我有亲身经历过的。透过在旁陪伴,诊友结合原有资源,发展出适应方法的过程,是很宝贵的经验。今天60多岁的阿姨在脑伤后,勇敢找寻让自己复元的方法。她告诉我,这些寻求医疗协助的经验,如果能够帮助到自己,她想将这些分享给周边遇到相似问题的朋友,期待能让相似经验的人受惠。她不知道的是,这样的分享已经对我后续协助类似经验的诊友,有很大的帮助。
检查未来过去内在协助诊友影片小孩医疗

上一篇:
下一篇:
扩展阅读